【中國穩健前行】從抗疫看中國科技制度優勢

  • 时间:
  • 浏览:6

  編者按: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國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次大考。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雙統籌”穩步走向“雙勝利”,彰顯“中國之治”生動實踐和顯著優勢。為進一步深入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更好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動制度優勢更好地轉化為治理效能,中央網信辦與求是雜志社共同組織“中國穩健前行”網上理論傳播專欄,邀請思想理論界專傢學者撰寫系列理論文章,在求是網陸續推出,敬請關註。

  內容摘要: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過程中,之所以能夠率先行動,率先控制,率先恢復,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是中國的科技力量發揮瞭舉足輕重的作用。從本次抗擊疫情效果看,黨對科技事業的全面領導、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規劃先行、新型舉國科技體制等科技制度,均發揮瞭獨特優勢和治理效能,充分驗證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科技制度的顯著優越性和強大生命力。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國在疫情防控過程中之所以能夠迅速有效遏制病毒傳播,有效降低病死率,完整的科技創新制度體系及其強大治理效能功不可沒。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2020年5月8日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指出的,“我們統籌運用綜合國力,開展瞭全方位的人力組織戰、物資保障戰、科技突擊戰、資源運動戰。我們緊緊依靠科技進步,不到一周時間就確定瞭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並分離得到病毒毒株,及時推出多種檢測試劑產品,迅速篩選瞭一批有效藥物和治療方案,多條技術路線的疫苗研發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科學技術巨大威力的釋放,是中國科技制度優勢和治理效能的一次集中體現,歸根結底是長期以來在黨的領導下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結果。

  黨對科技事業的全面領導

  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新中國成立以來,從完整工業體系的建立到“兩彈一星”等重大科技成果的取得,無不是黨的全面領導的結果。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更是站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歷史高度,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提出“科技創新是核心,抓住瞭科技創新就抓住瞭牽動中國發展全局的牛鼻子”的重要論斷,對科技事業的領導形成瞭從理論到戰略再到行動的完整體系,推動我國科技創新發生歷史性變化、取得歷史性成就,為國傢發展、人民幸福奠定瞭堅實的物質基礎。

  在這次疫情防控的不同階段、不同場合,習近平總書記始終強調科技對戰勝疫情的支撐作用,對加快科研攻關作出一系列部署。在地位作用上,提出“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從而把“科學防治”放在極為重要的位置;在任務要求上,要求掌握更多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科技,拿出更多硬核產品;在科研組織上,重申“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可以搞揭榜掛帥,英雄不論出處,誰有本事誰就揭榜”,要求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綜合多學科力量,合力攻關;在治療手段上,要求堅持中西醫結合、中西醫並重,優化診療方案,提高臨床救治有效性;在時間進度上,要求在堅持科學性、確保安全性的基礎上加快研發進度,急事急辦,力爭早日取得突破,等等。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開幕會上曾指出:“我們堅持黨對科技事業的領導,健全黨對科技工作的領導體制,發揮黨的領導政治優勢,深化對創新發展規律、科技管理規律、人才成長規律的認識,抓重大、抓尖端、抓基礎,為我國科技事業發展提供瞭堅強政治保證。” 正是因為有瞭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科技事業的高度重視,把堅持和加強黨對科技工作的全面領導貫穿科技改革發展的全過程,緊緊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大戰略機遇,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迫切要求,強化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堅定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等,我國的科技事業才能夠劈波斬浪、不斷前行,才得以在這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危機來臨時應對有力而高效。

  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國傢綜合國力和核心競爭力的關鍵因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國之重器必須立足於自身。”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科學技術能夠從當初的“一窮二白”的被動局面轉變為今天千帆競發、迎頭趕上的局面,離不開黨的堅強領導,也離不開千千萬萬科技工作者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精神,堅持走出瞭一條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自主創新之路。

  為全面掌握科技創新的主動權,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果斷開啟瞭“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的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重大科技創新成果是國之重器、國之利器,必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須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創新”。在這次抗擊疫情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明確指出,“生命安全和生物安全領域的重大科技成果也是國之重器”。

  正是由於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才使中國在波詭雲譎的國際科技競爭、產業競爭、貿易競爭,乃至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始終居於主動地位。這些年我們在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物聯網、5G、大數據、雲計算、移動支付、C919大飛機制造、國產航母制造、北鬥導航系統等一大批領域取得的突破,以及在國際創新鏈、產業鏈和價值鏈上的話語權提升,無一不是堅持自主創新道路所取得的成就。同樣,在抗疫中,生命安全和生物安全領域的一系列國產檢測試劑、診療設備和治療藥物都發揮瞭救死扶傷的重要作用。

  規劃先行與頂層設計優先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社會主義中國的一個巨大優勢,正是在於強調和推行統籌規劃、協調並進。這一點體現在包括科技在內的全部事業發展上。

  《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修正草案)》從經濟建設、國防安全、基礎科學等13個方面凝練出57項重要科學技術任務,為中國科學技術制度的頂層設計先行模式開辟瞭道路。其後,《1963-1972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綱要》《1978-1985年全國科學技術發展規劃綱要》《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發展十年規劃和“八五”計劃綱要(1991-2000)》《全國科技發展“九五”計劃和到2010年長期規劃綱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科技教育發展專項規劃》《國傢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 年)》等重要文件,共同構成瞭中國科學技術制度體系的頂層設計。

  以這次抗疫展現的科技力量來看,《國傢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 年)》佈局的“重大新藥創制”和“重大傳染病防治專項”兩個科技重大專項,黨的十八大以來科技管理部門積極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政府科技管理部門要抓戰略、抓規劃、抓政策、抓服務,發揮國傢戰略科技力量建制化優勢”的重要指示,加大瞭對生命科學,特別是涉及人民健康領域的科技投入佈局、部署,為此次抗疫實現病毒溯源、藥物篩選、救治方法創新和疫苗研發等多學科綜合科研攻關,提供瞭充分保障。

  這種規劃先行與頂層設計優先的科技制度的優勢在於:一是以整體帶局部,以系統效能設計構成部分功能;二是保證制度的連續性,形成近期與長遠目標相結合的組合優勢,使每個制度之間是“接力賽”而不是“擂臺賽”;三是保證重點問題的發現和重大任務的提出能夠有效貫徹落實。

  科技創新的新型舉國體制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類同疾病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學技術,人類戰勝大災大疫離不開科學發展和技術創新。”從實踐來看,科學技術成果的湧現,來自於科學傢和工程師、科技設施、科技投入、知識傳播、產業開發與企業創新等多要素的集成效應,而要做到這一步,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科技體制是不可想象的。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的任務。這一制度上、體制上的優勢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得到瞭全面驗證。

  疫情發生不久,科技主管部門就根據各方研究成果,及時總結推出新冠肺炎治療的“三藥三方案”,持續探索完善中西醫結合、恢復期血漿、幹細胞等治療方式,大幅度降低瞭感染者的病死率,及時阻斷瞭病毒的傳播路徑。這次抗擊疫情的科技突擊戰實踐表明,正是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科技部會同國傢衛健委、發展改革委、教育部、財政部、中科院等部門和單位成立科研攻關組,下設藥物研發專班、疫苗研發專班、檢測試劑專班、病毒溯源專班等,迅速集結全國的優勢科研力量,緊急調配資金、設施,多管齊下,多措並舉,才能夠在短期內取得多方面成果。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黨外人士座談會上所強調的,“我們最大的優勢是中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這是我們成就事業的重要法寶。過去我們取得重大科技突破依靠這一法寶,今天我們推進科技創新跨越也要依靠這一法寶,形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新機制。”

  當然,我們在看到中國科技制度諸多優勢的同時,也要居安思危。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中國在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公共衛生體系等方面存在的一些短板,要加快構建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切實提高應對突發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能力和水平”。為此,我們要在總結科技抗疫經驗的同時,還要全方位地檢視當下科技創新體制的長板和短板,充分吸收世界各國的先進科技創新成果,讓長板更長,把短板盡快補齊,同時把已有的科技制度優勢真正轉換為現實的治理效能,讓科技創新成為國傢可持續發展的不竭動力。

  (作者:房漢廷 科技日報社副社長、研究員)